别处再无黄骥江 专注于工业设计和网络营销

PF项目总结

今天是2014.7.19,PF项目接近尾声了,马上就要量产了,我们(我、秦滔)都松了一口气,没有以前那么忙了,但是每天依然有很多东西要做,趁现在不忙把工作总结写了。
2013.9.30,进入产品部的第一天,我和朱剑峰在玻璃房里等了一天,没等到老秦(总部长)分配,然后十一放了三天,10.4继续等分配,当天老秦问了我们一些问题后就把我们分配了,我被朱哥和阿贵带到了悦达组。
进入悦达组,我认识了阿贵阿龙阿栋小羊还有皮皮,当时就我们这么多人,每天就是跟在阿龙后面搬砖,期间我带了很多零食过来让项目三部的和我进来之前认识的人分分,好收买人心,日后好做事。一周后皮皮成功把我拉到他那边做总成了,本来皮皮要做两个总成,现在他做一个行李箱隔板,我做后围板,其实就是皮皮想拉个人陪他一起做不至于通宵的时候这么无聊而已。接手后我就在皮皮的指导下开始做资料,把检查协定书做了八项,然后在皮皮的带领下开始做焊接件,我们去模具把单件催出来后(其实是皮皮去催的,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做小工而已)就找5822短拨到一厂,这时候我认识了脾气超臭的刘旭燕,之后每次短拨都要看她脸色,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是求她办事,她脾气臭我们还不能治她。我们找陈道荣安排了调夹具的陈助来帮我们搞定夹具,但是那已经是很晚了,天都已经黑了,我们调好夹具后开始焊总成,但是第一次的焊接是真失败,虽然第一次的件要求不是那么高,但是焊接过程中阻力重重,又是拔气路的又是手工焊接,虽然只做5个件,但依然搞了个通宵,这是我进产品部第一次通宵。后来为了做件通宵了好几次,都有皮皮陪我,或者阿贵和皮皮把调试工作做好,我留在那里看生产。
值得庆幸的是在产品部可以经常出差,我们出差去盐城,自驾开车两小时单程。跟皮皮和阿贵出差还是很舒服的,只不过要等到很晚才能去宾馆。前期送样期间出差了好多次,每次都送样很多,最多一次送80套。由于我们产品做的不好,模具部还特地从江都请来几个钣金工帮我们扳产品,直到间隙达到标准范围内。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钣金工,88年的,长的还挺不错,就是显老(其实我跟谁都处的不错,除了那些特别难搞定的,比如刘旭燕和模具的那个叉车工),他跟我说已经混江湖10年了,一个月一万多,问我多少钱,我说一个月两千多,他让我跟他走,当时我也当玩笑话听过去了,其实现在想想还真不如去做钣金工。由于产品做的不好,我们不断返修,导致我们精疲力尽,无力再战。后来才发现原来这真的什么都不算,后面还有更累的。
后来我们就在不断的送样和去盐城,直到皮皮去做手术,一个月后才回来。每次送样都是临时通知的,而且很少有书面形式,都是口头通知的,基本就是今天发邮件,后天件就要到盐城。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在我们不断协调各部门后,还真全都完成任务了,真心佩服我们的团队,尤其是阿贵。
还有中间几次检具要整改的,下设变书给模具徐晓东或者钱宇江,然后等设计科下图纸给陈道荣,我们再找陈道荣催他改检具和夹具,改完了要去三坐标检测,三坐标有一个悍妇,特别惹人讨厌,还贫嘴,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,估计也就20大几,工作很不配合。
后来年底了要有人事变动,皮皮要被调走了,调到三楼去做日产,我和阿贵一起做后围板和行李箱隔板,中间依然是困难重重,就不多说了,做产品开发的都知道,这样大概一个月后,秦滔加入悦达了,接替皮皮的位置,同时作为PF的担当,这时候已经是二月份了。
秦滔加入悦达后我们加班就更多了,秦滔是个工作很负责的人,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,有时候认真的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,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也一起做了,把自己搞得很累,我跟在他后面屁颠屁颠的也很累,我经常发出感慨:为什么我觉得一天什么事都没做,但还是这么累呢?最清晰的记忆是一次通宵焊产品,我和秦滔都很累,第二天还要继续焊产品,我让秦滔先回去,我通宵,明天你再来,我明天就不来了,结果他不肯,搞得我们两个通宵后第二天还继续上班,非常累。
当然,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想到要做资料,我更没有概念了,后来我们就发现资料是件很烦的事。
接着就是无限的订单,我们永远在下材料、材料库、初物库、模具部、生产部、营销部里面来回折腾,靖江折腾完了去盐城折腾,盐城检查完了就是一大堆问题点要改善,我们再去下问题清单给模具部,然后徐晓东和钱宇江很不情愿的签字,有时候把我们骂一顿也不签字,每次都是这个流程。模具的丁栋梁就是生产一把手,脾气很好,但是已经被我们整的没脾气了,看到悦达组就像看到老鼠一样,看到我们第一句就是一个深深的叹息,我表示这是我们失败的地方。顺带一提,黄芬也是个不错的角色。丁栋梁下面的4个工段长也挺不错,尤其是曲红飞,做了我们3个特别难的大件,依然不折不挠帮我们做。
后来悦达的订单时间慢慢准了,不会出现紧急送样的情况,我和秦滔一下子把几天要用的件都做好,检包好,然后运到盐城。经常有悦达的客人过来检查,通常是丁宏华和陈红燕,这两个人跟我关系还可以,有说有笑,但是应该不知道我叫什么。中间检查无数次我就不一一说了。
5月中旬被迫要求机器人移产到盐城。到了盐城后事情就没顺过,送样好几次要我们把检具拖到悦达,现场返修。最惨的一次是返修40套产品,型面不好,我们从下午两点一直返修到晚上11点半,门卫基本已经认识我们了,到了宾馆基本是没知觉了,身体和心理都深受打击。
那次以后我们还送过几次样,都不太顺利,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那里有问题,秦滔每次都是从最开始做到最后,从没离开过岗位。我当时就在想,如果秦滔一直在悦达这么干下去,不仅身体会受不了,心理压力也会很大,很可能会崩溃,要想个办法,虽然他是担当,但照他这么干下去我也会很累。由于我本身今年运气就不咋的,我做很多事也很不顺,就算买瓶水也能碰到倒霉事,所以上半年我很太平的度过了,转折点在7月1号,我发现什么事都很顺。因为7.1我在大丰明进帮阿龙改ISIR资料,要什么有什么,那个跟我对接的小翻译还请我们吃雪糕,我调侃秦滔说我办事顺利是因为秦滔不在我身边,秦滔一在我身边我就很倒霉,这也就当玩笑话说说。从六月初开始我们就一直被催着要资料,所以我们忙的时候做产品,不忙的时候做资料,所以六月底的时候我们的控制计划、全尺寸、检查基准书、检查协定书、检具操作指导书、外协件检验规程都做好了,质量先不谈,进度是赶上了,所以六月份加班是常有的,但是后来听说六月份因为加班太多上面领导不批,我又难过了,也就是说白忙活了。
后来我改变了做事风格,因为基本上产品开发的流程我也熟悉了,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我也基本知道,因为前期把很多人都得罪了,所以后期做事很不方便。尽管我在前期在拼命的打关系,后期的效果也不是很好,很多人都在说我,这个小伙子人挺不错,但是为什么在产品部。其实产品部真的很锻炼人, 条件越是苛刻就越能锻炼人,所以我决定要把PF做完。7月份开始,秦滔在我的影响下不再像以前那么死干了,有什么事安排别人做,安排不了或者别人不理人我们再自己做,毕竟别人只是帮忙,不想帮忙的你强求也不了,毕竟要可持续发展。有什么问题我们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,不能解决的向上报,领导总有办法解决的。我在协调部门工作的时候基本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,在找领导协调工作的时候我会有所准备,把领导可能的回复在脑子里过一遍,每种回复我应该怎么应对才能达到我想要的结果。事实证明,这招很有效果。
有一次我在朱哥的解释下知道了初物库的作用,初物库不仅是产品存进和取出,入库必须是好的产品,不好的产品不能入库,就算入库了我也可以不签字。所以我在初物库的时候跟刘钰和姜东兰说,以后产品入库的时候帮看下产品,产品不好我不签字。这被三楼的小哥听到了,反过来就说我,你凭什么让她们看产品,产品质量是我们产品部确认的。我当场跟他说,你做事动不动脑子,这是初物库,库管要帮我们确认的,别人把这件事做了我们不是少做一件事么。不过事实就是如此,库管应该做好入库产品的品质确认工作,我们去确认完全是没有必要的,因为我们在模具已经跟踪好了,如果入库的时候还要去确认,那就是你在否认你在模具跟踪的成果。好吧,不管怎么说我都承认三楼的小哥是个爱岗敬业的好少年,我为你是产品部的人感到无比的惋惜。
7.16在盐城PPAP工程检查,我们15号晚上调试做到10点多,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早下班,一般在盐城都要干到凌晨一两点,有时候三四点。10点多我们很兴奋,到了宾馆我们还下去买了烧烤,边看电视边吃烧烤,11点多吃完了洗澡睡觉,一天愉快的结束了。16号工程检查,我们在各种问题中艰难的通过了。悦达三人组:朴成男、陈红燕、丁宏华,从上午九点多一直到晚上六点多,一直在检查,看完一个现场生产一个再看,过程非常繁琐和艰难。不过结果是让人满意的,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。朴成男我要重点提一下,这个人不好对付,硬的软的都不吃,他找我麻烦我是直接翻脸的。上面说的我和秦滔从两点返修到11点多的那次就是朴成男说的,我们的件和星宇的件匹配太差,间隙有五六个毫米,但是我们的件在检具上测得间隙最大只有3.7和3.8的样子,超差0.2和0.3,绝对不是我们的问题了,他还说是我们的件匹配不好,就是不说是星宇的件不好,要我们做到3.0,这个我没办法了,我直接跟朴成男说这不是我们的问题。后来朴成男说只要我们把我们的件做好了其他不用我管,好吧,你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知道你工作难做,星宇你不敢得罪,只敢得罪我们。就像你骑自行车没路了车又停不下来不是撞宝马就是撞QQ,你果断选择撞QQ,我们就是那辆QQ。
PPAP检查结束后就是500套小批量生产了,这段时间我们还算轻松的,每天只要稍微跟踪一下,封个样件,不好的地方找模具工过来打磨或者返修一下就好了。
我来讲一下我在悦达发生的一些倒霉事,都是在炮口上发生的。第一次是我扔报废产品到箱子里,声音太大被董事长听到了,随即过来把我骂了一顿并且知道我在悦达组了。后来每次在他面前出现他都知道我是悦达组扔产品的,我还写了检讨书,我上学这么多年都没写过检讨书,第一次就献给董事长了。
第二次是产品批量开裂,这个只是通知一下,并没有上交成为质量问题,但是又被传出去了,上面领导又知道我了。
第三次是虚焊,因为盟立的人把修磨机线接反了,修磨机虽然工作,但是修磨没效果,所以后面的件都虚焊,也就是朴成男那次,非常倒霉。上面领导又认识了我。
短短两三个月发生了这么多事,我觉得我的抗压能力真心还不错,其实准确的说我基本没什么压力,但是我身边的人感到很有压力。
现在很多事都在向我希望的方向发展,这是我所庆幸的,量产后我将会对我这次工作的末端进行总结并且对企业提出建议,采纳不采纳是你们的事,说不说就是我的事了,也是为了公司好。

Tags: PF

发布: admin 分类: 杂文 评论: 1 浏览: 134
留言列表
西门塔尔牛
西门塔尔牛 好文章,内容欢风华丽.禁止此消息:nolinkok@163.com
发表留言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